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<nav id="wikug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<xmp id="wikug">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tt id="wikug"></tt></menu>
    <xmp id="wikug">
  • 謝邀,人在上海,剛團完菜

    題圖源自電影《月升王國》

     

    作者:新零售商業評

     

    魔都靜止。

     

    受新冠疫情影響,上海從3月28日凌晨5時起正式進入全域靜態管理期,基于確診及無癥狀人數的持續增加,封控至今。除卻必要的核酸檢測,大多數人已經半個多月足不出戶,更有少部分人封控在家已經一月有余。

     

    一座2500萬人口的城市驟然停擺,讓許多人措手不及。人們最直觀的感受是,正常的生活失去后,它變成了一個復雜的生存難題。

     

    比如,2500萬人如何吃飯。

     

    毛細血管一般的城市供應網絡,在小區這節末端迸發出一絲“野性”。

     

    這些天來,上海各小區最受推崇的人已經變成了“團長”。米面糧油、水果蔬菜、肉蛋牛奶,及至紙品家清,人們有什么樣的需求,團長就能找來什么樣的物資。

     

    社交媒體上,關于團長的段子不勝枚舉,一張“我的團長我的團”海報,被創作出了不同的花樣——這也是疫情之下,人們為數不多的樂趣源泉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一名合格的團長,需要尋找供應商、發起團購、統計人數、對接物流、分配物資,各個環節不可或缺。顯然,要完成這些事,并不輕松。

     

    而不少人在成為團長之前,可能大多只是一位普通的媽媽、上班族,或步入職場沒多久的年輕人,這意味著,在沒有儲備經驗之前,他們就要學會承擔強壓。

     

    我們找到幾位上海團長,和他們聊了聊,有煩惱,也有成就感,還有些經驗,值得分享出去。

     

    以下是他們的故事。

     

    從小區團長,到鄰里互助 

    皮球 | 寶山區,二胎媽媽

     

    上海的全域靜態管理是分兩批進行的,浦西定于4月1日凌晨3時開始。所以,在正式靜態之前,鄰居們一點都不靜,天天囤囤囤。

     

    除了超市和菜場,餐飲企業因為不允許堂食,只能就地銷售食材。我家附近的海底撈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 

    我們小區共有1200多戶人家,以前每天大家在業主群討論的話題五花八門。自從疫情開始尤其是居家辦公后,話題基本就集中在了哪個菜場今天人多,哪個超市晚上人少,以及哪個菜場又被封控等消息。

     

    封控前兩天,不知道誰在群里說了句“海底撈西瓜不錯,可以團一點解饞”,而我因為跟了句“確實很甜”,就被鄰居們委以了團長的重任。

     

    其實,這不是我第一次當團長。當初我曾為了體驗生活在快團團做過團長,但只是個“線上團長”。這一次,我這個線上團長被鄰居們推著走到了線下。

     

    和線上團購完全不同的是,線下團購很多事情需要手動操作。尤其是當你需要對一個熟悉又陌生的群體負責時,僅建立聯系這一件事就有不小的工作量。

     

    比如我當時在大群采用“接龍”的方式開團,截團后必須根據接龍名單,手動將參與者拉進小群,便于后期發布通知。

     

    此時,只能一個個加好友,待對方通過后再修改備注,團西瓜的和哈蜜瓜的還不能搞錯。此外,接龍時有人用的昵稱,有人用的樓號,進群后就得再次統一和確認,這些都是需要花時間的細致活兒。

     

    確認前期的信息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,重要的事情在后面。作為一個光桿團長,我不僅需要確認供應方資質,還要對接送貨時間、團購金額、支付貨款等關鍵事宜。盡管第一團只有二十幾份,但所需的步驟一個也不能少。

     

    第二天一大早,群里的“吃瓜群眾”說只有瓜還不夠,于是蔬菜團立即啟動。

     

    由于此輪封控的要求是足不出戶,這意味著大家封控后不能走出樓道。如果這個期間到貨,肯定不方便。于是,“封控前把蔬菜團配送到家”成為了我當時的目標。

     

    只是,如此一來,我的壓力更大了——供貨方的要求是50份起送,我的群里只有二三十人,就算每人訂一份也不夠。

     

    于是,我一邊安排西瓜團的收貨發貨事宜,一邊與蔬菜供貨方各種商談。最終在發車前供貨方松口說:“小姐姐,看在你真心為鄰居的份兒上,我把你的團順路帶過來,你也不要付定金了,現場結算吧。”那一刻,人與人之間的那種理解和信任,讓我感覺努力也是值得的。

     

    最終,我們的蔬菜包在封控前幾小時送達小區。群里好幾個熱心鄰居主動提出要當“志愿者”,于是,我們這個零散的隊伍在最短的時間里組成了一個小團隊,一起完成了卸貨、清點數量、核對名單、發貨、收錢等工作。

     

    最令我感動的一件事,是團里有幾個密接封控樓的鄰居,無法自己領取。于是,一位熟悉小區的鄰居,特地騎了電動車,自告奮勇幫這些鄰居把蔬菜包送到樓下。

     

    花了一個多小時,發完最后一份蔬菜包后,我走進了小區。在路燈的映射下,初春的小區溫暖而又寧靜,但每一個人都知道這份靜謐的背后意味著什么。

     

    封控后的日子如今回想,大約可以用五味雜陳來形容。

     

    第一天主要是新鮮感,大家覺得家里不愁吃喝還不用上班真不錯。小區自疫情以來的“全陰”記錄,讓大家對4天后的解封有一種志在必得的感覺。

     

    然而,隨著“上海發布”每天陽性數據的攀升,能否按期解封,大家心里沒底了。小區里,一點點風吹草動就會引發一番猜測。

     

    就在大家惴惴不安之際,居委會的一個公告讓大家徹底陷入恐慌之中——小區出現了第一個“陽性病例”。

     

    這樣一來,5號解封成為泡影,關于物資的擔心也蔓延開來。團購在這個期間快速增加,與此同時,“非必要不團購”的呼聲也越來越高。

     

    團購里,哪些是必需品、多久開一次團、誰能開團、如何報備等問題,小區內部一直爭論不休,噪音也越來越多。

     

    后來我想,既然外部團購無法覆蓋所有人的需求,是不是可以內部解決一下?于是,我決定在群里展開鄰里互助。

     

    一開始,大家在群里直接溝通需求。這種“笨辦法”有時候非常高效,比如有鄰居剛好在盒馬搶到3瓶醬油,馬上就有人接手另外2瓶。

     

    但如果是“稀缺性物資”,比如鳥食、奶粉、尿布等,就比較困難了。于是,我嘗試使用“群接龍”這個小工具發起接龍作為補充,每個人可自行編輯需求信息,并將接龍發布在群里。

     

    當本群甚至其他群的成員查看到接龍后,可以在群里艾特發起人,約定數量、時間和地點,通過志愿者的無接觸傳遞,完成互助或交換。當互助完成后,發起人刪除接龍,該條接龍內容就會變成灰色,一目了然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當然,我也強調,這些交換或共享盡量在本樓棟完成,不給小區志愿者增加額外的工作負擔。

     

    人類最原始的“物物交換”此時看起來有點復雜,但至少在團購無法覆蓋的情況下,零散而個性化的需求不至于被忽略。

     

    以物換物還是一次增進鄰里關系的好機會。有人笑稱,疫情中的上海人不再是公司里的Linda,也不再是班級里的**媽,而是小區里的“幾零幾”。

     

    并且,幾零幾也不再是一串冰冷的數字,而是代表著一個鮮活的個體,在疫情當中,他們正在用力將溫暖傳遞給其他人。

     

    前幾天,看到有鄰居發了條朋友圈,說通過小區互助群順利吃到垂涎已久的戚風蛋糕。我特別開心,這可能就是那該死的“成就感”吧。

     

    我們小區的解封依然遙遙無期,但鄰里間的真情仍在流動。我既希望這場疫情早早結束,讓生活早日回歸正軌,更希望我們這群人在和新冠作戰時結下的“戰友情”能夠延續下去。

     

    我和保供單位聊了聊,能成團就不容易 

    小馬 | 閔行區,90后小哥哥

     

    由于浦西推遲了解封時間,我之前囤下的蔬菜已經吃得差不多了,我們小區不少人也處于這種狀態,吃到新鮮蔬菜成為不少人的一個樸素愿望。

     

    其實很快就有人在社區微信群中發起了蔬菜團購,不過都失敗了。

     

    比如第一次,團購鏈接出來后,許多人趕忙下單付款,很快就達到了50份成團數量,但隨后團長告知大家,菜品已被征用,為大家退款。第二次、第三次的蔬菜團也都以失敗告終。

     

    這時我想起自己曾因工作原因,聯系過一家位于崇明島的有機菜企業——萬禾農業,幸運的是,他們已經有了團購套餐,和對方確認可以發貨后,我決定自己當一回團長。

     

    4月8日上午9點左右,我在快團團上發起了團購,并把鏈接分享到了微信群,50份成團的數量說高不高,但要達成也沒那么容易,最后是靠居民多次轉發團購信息,吆喝張羅,才在當天晚上達成了目標,第二天上午截單時共有65份訂單。

     

    萬禾的人告訴我,其實能成團就很不容易了。因為此前已經接了不少訂單,他們說,不出意外的話,能在11號安排我的團購單發貨。

     

    團購成功后,我這邊的工作就剩下分配之類的問題了。我重新創建了一個微信群,把參加團購的人都加進來,便于及時更新到貨信息。

     

    至于訂單信息的整理,我一共做了兩份表格,一份按照樓棟順序排列,上面有電話和訂單詳細信息;另一份只有樓棟和門牌號及套餐數量,以便在分發時使用。

     

    萬禾是第一批被列入保供名單的企業,需求非常大,跟我對接的工作人員介紹,他們已經把地都種滿了,現在一天大概能產出20噸蔬菜(4萬斤)。

     

    為了提高供應效率,從3月中旬開始大約有100余名員工直接住進了生產基地,實行閉環管理。

     

    最近他們一直在加班,負責采摘、種植的工作人員早上5點就起來干活,晚上八九點才能休息,包裝車間更辛苦,晚上10點才能結束工作。

     

    11號上午,我的訂單終于排定,裝車發出了,我松了一口氣,總算對得起大家的期待,也終于有蔬菜吃了。和大家同步了消息后,就只剩下等待。

     

    下午5點多,我打通了送貨師傅的電話,按照他們規劃的路線,我所在的閔行區是最后一站,預計到達時間是晚上8點。

     

    晚上,貨車終于出現在了小區門口,確定訂單數量后開始卸貨。參加團購的幾位志愿者和我一起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將這60來份蔬菜分發完,送到每一戶的門前。

     

    幸運的是,菜的質量很好,不少居民在吃完后還問我能不能繼續團,我心里特別高興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整個對接過程中,我直觀地感受到,司機師傅真的很辛苦。他們每天早上先要去指定地點做核酸檢測,拿到報告后才能出車,雖然現在路上的車很少,但由于很多地方都設有卡點,會嚴格檢查通行證,一個個數據核對,路上也會花費不少時間。

     

    給我們送貨的師傅,一車大概能裝4~5個訂單的貨物,在出發前會先根據送貨地址進行路線規劃,盡量少走些路,保證安全,也能加快速度,即便這樣,回到蔬菜基地也往往是凌晨三四點鐘了。

     

    最后想分享一點這次當團長的感受。

     

    我當團長的初衷,只是想幫助大家,但很多人對于我這種性質的團長會有誤解,覺得團長可以從中賺取利潤。因為參加團購的居民是把錢先付給了作為團長的我,但實際上,我只是資源的對接者。

     

    記得有一天,我在忙工作的事,沒有及時在群里回復消息,竟然差點被不明真相的居民懷疑,我已經卷錢跑路了。

     

    雖然當團長期間,遇到了各種瑣碎的問題,但如果大家有需求并且我也有靠譜的渠道時,我還是會選擇開團。

     

    畢竟,特殊時期,能吃到想吃的食物就能提升幸福感,也有助于幫助大家調節心態。

     

    倒貼錢是最省事的辦法了 

    阿蛋 | 長寧區,新晉寶媽

     

    我家在一個典型的老破小小區,幾百戶人家,總共不到3000人,也有很多年紀比較大的叔叔阿姨,整體情況比較復雜。

     

    最近網上有很多案例,比如互聯網大廠員工幫助居委會團購,讓小區居民生活水平有了質的飛升,在我們這里是不存在的。

     

    剛好我自己的情況有點特殊。兩個月前,我剛生了寶寶,處于哺乳期,生活和營養用品需求都比較迫切。

     

    比較幸運的是,封控之前我囤了一部分紙尿褲,目前還夠用,不過再繼續下去恐怕不行了。之前在京東上下的單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送到。

     

    但眼下最緊急的還是肉蛋奶,需要補充營養。

     

    居委會前后一共團購了兩次,根本就不夠,所以平時還是靠大家自己組團保證口糧。

     

    我參與的是一場牛奶團,負責樓里的統計工作。發起人是小區里一位姑娘,她又拉了一個志愿者,因為后者更方便下樓對接。

     

    我本來只打算跟團的,主要平時照顧寶寶會耗費很多時間精力,有點顧不上。但第一次團購時,大家的統計辦法是加群一個個分別填表填需求,效率很低,也有很多人沒看到信息而錯過了。后來決定每棟樓單獨出一名負責人,統籌自己所在樓的需求,我負責我們樓。

     

    誰也沒想到,第一次的牛奶團就出了幺蛾子。

     

    我們開始團的是“朝日唯品”的牛奶,有兩三百人參團,售價25元一盒,但據我所知,價格并不統一,有的小區賣20元,也有賣30元的。另外搭配咖啡的話,售價88元,很多白領都團了咖啡套餐。

     

    這一單預計4月9號送到,當天,愿意幫忙的志愿者們一直在小區門口守著,從晚上8點等到12點還沒來,司機電話又打不通,因為怕錯過接貨,志愿者們生生熬了一個通宵。大家很不滿,特別是志愿者,身心俱疲。

     

    第二天,終于聯系到了司機,告知我們排到當天第四單,志愿者再次守著,又從晚上8點等到了12點,聯系司機后告知我們被排到了第18單。我們聯系朝日唯品,對方給出的解釋是司機漏單了。

     

    反復幾次后,大家都覺得這次團購不靠譜,于是堅決退單了。

     

    后來,我們找了小區門口奶站的老板娘,上午下單,當天晚上就到了。

     

    不過,這次又出了其他問題。我們先依照上次的經驗,和老板娘敲定了200瓶訂單,沒想到組織團購時,最終統計下來需要500瓶。老板娘提出,奶資源稀缺,多加的那300瓶,每瓶需要增加一元錢。

     

    我們覺得,不能讓后來的人承擔這筆加價,否則不公平,便決定把多出的費用平均到每瓶奶,這樣算下來單瓶多出六毛錢。

     

    這兩天,我在群里反復通知大家牛奶到了,結果又沒到,幾次下來,對于多加6毛錢的事情,竟然有點不好意思再張口了。于是,我決定自己掏錢,承擔了我這棟樓里24瓶的額外加價,算下來14塊錢,可以免去我在群里一通解釋的麻煩。

     

    最近有張流傳很廣的圖,刻畫了團長心情壓力指數,真的是團長的真實寫照。各處協調來的物資,能順利發貨、到貨就謝天謝地了,即便到貨了,也會面臨出資貼錢等各樣的瑣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最終,500瓶牛奶分了兩批到貨。當時就有人提出質疑,明明說好的當天到,為什么要等第二批才能拿?還有人買了很多瓶,不同意先拿一瓶應急,一定要一起拿走。這時候就需要我去反復解釋很多遍。 

     

    不過,這是很少的一部分人了,大部分鄰居還是很善解人意的。

     

    那天也有人提出,自己的第一瓶可以先不要,分給急需的人。第二批牛奶到的時候,正逢大雨,隔壁鄰居主動提出幫我去拿。

     

    對了,其實最搞笑的是分牛奶,團長和志愿者站在小區門口,在群里喊xxx號來拿,靜候的樓棟負責人就依次一個個下樓,像極了幼兒園里“排排坐,分果果”的小朋友。

     

    封控期間的團購,讓平日里連話都不說一句的鄰里們,逐漸連成了一條線,也有了一條心,最終還是盼望疫情早點過去,早點結束隔離的日子。

     

    評論

    有煩惱,也有成就感,還有些經驗,值得分享。
    2022-04-18 10:05

    相關內容

   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商業評論網立場。

    原創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,授權事宜請聯系微信“零售君”(lingshoujun2018)或“商評小微”(xmi8607)。

    女女av导航,醉酒真实迷奷系列在线,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无码t
   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nav id="wikug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<xmp id="wikug">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tt id="wikug"></tt></menu>
    <xmp id="wikug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