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<nav id="wikug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<xmp id="wikug">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tt id="wikug"></tt></menu>
    <xmp id="wikug">
  • 年輕女孩怎么都去開雜貨鋪了?

    題圖源自小綠桃子·解憂商店

     

    作者:王明雅 | 編輯:葛偉煒

     

    緣分是從一束光開始的。

     

    桃子走進這間店,向陽站立,對面是家油漆店,隔壁在售地板磚,周邊舊舊破破,只有陽光肆無忌憚,正穿過門窗灑進來。她覺得舒服。

     

    這是一家撤走的燈具店,上下兩層,一樓約摸30平米,在盱眙縣中心的建材城一隅。桃子決定租下這里。兩個月后,一家名為“小綠桃子·解憂商店”的雜貨鋪開張。

     

    不大的店里,被飾品、文具、帆布包、手機殼和杯具等各色可愛小物塞得滿滿當當,桃子有自己獨到的品味,她偶爾還會進些衣服單品,口碑很好。

     

    千里之外的慢節奏城市成都,這樣的雜貨小鋪更多一點。比如一間名為“大桔商店”的小店,已經成為小有名氣的網紅打卡點,店里售賣創意小物之外,還會舉辦公益活動。

     

    雜貨店突然在各地涌現,成都、淮安、中山、撫順,從西至東,從南到北,有都市,也有縣城。在小紅書或抖音搜索關鍵詞,能看到不少探店分享,甚至催生了一批創業幫扶的職業博主。

     

    雜貨店源自日本,大都售賣與日常息息相關的小商品,甚至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方式,人們在這里感受生活溫度,更熱愛生活。

     

    如果去探究這些營業中的雜貨鋪,會發現它們擁有眾多共通點。店主大都是女孩,90后,在一二線城市工作過,回到家鄉后,選擇開間小店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小店帶給這些年輕人的意義是多元的,或是童年小賣部的情結,又或是逃離北上廣大城市后,建在家鄉的一處夢想自留地。

     

    當站在更廣闊的視角,又會發現,它也是作為城市新零售業態中的一員——生活集合店在下沉市場的延續。

     

    無論如何,理解年輕人,也就理解了每間雜貨鋪。

     

    解憂雜貨店 

     

    選址沒有大費周章。本來是朋友想找店面開酒吧,聽說附近有房子,叫了桃子一起來看,她一眼相中。

     

    房租稍微還了一點價,沒有往多了聊,一年兩萬出頭,根據行情,并不算貴。天秤座猶豫,但她心里有桿秤。

     

    除了享譽全國的小龍蝦,盱眙是一座相當普通的蘇北縣城,這是桃子的老家。她在成都讀了大學,畢業后,先后在深圳、杭州工作,做過時尚編輯、品牌策劃、內容運營,以及穿搭博主,“很混雜”。家里有催促過回家,但直到最近一兩年,她才有了想法。

     

    “如果回家也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在哪里其實都差不多。”這個91年的女孩想明白了。

     

    小綠桃子·解憂商店

     

    開間雜貨鋪的想法從大學時就有,一方面,成都有很多這樣的小店,她看了喜歡,另一方面,“確實愛折騰”。桃子在大學開過網店,也做過自己的原創服飾,都并非專業相關。

     

    小店的名字里有“解憂”,在賣文具、生活創意品、衣服、飾品等二十余種商品之外,桃子希望這里還能給人帶來快樂與歸屬。

     

    如果這些雜貨鋪有性格,一定是溫柔恬靜的。像它們的主人。

     

    在成都,緊鄰寬窄巷子景區和奎星樓的小通巷,街道安靜文藝,人流量不錯,大桔把小店選在了這里。店面37平,由兩間房合并,一間定位玩具屋與生活雜貨,另一間做文具雜貨,以及不定期的原創插畫主題陳列,留給顧客拍照。

     

    大桔商店

     

    大桔原來供職于一家教育機構,去年1月份,她簽下裝修合同,啟動了“大桔商店”。

     

    雜貨鋪是小時候的夢想,大桔讀書時就常逛校門口的文具店,零花錢大都買了各色的筆和好看的本子。

     

    某次旅游時,碰巧逛到一家兩層樓的雜貨店,店主是一對夫婦,是丈夫為照顧生病的女主人所開,小店溫馨美好,小玩意有趣多樣,大桔深受感動,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兒時夢想。

     

    創意、文藝、美好,搭起了雜貨鋪的基本框架。

     

    大桔感慨,和預想中不同,小店還吸引到了附近的居民,大家常常遛彎時牽著狗狗就來逛店,花白頭發杵著拐杖的老爺爺會買插畫,小朋友放學后拉著爸媽就來了,幼兒園的孩子買貼紙,學生買本子。

     

    縣城沒有大學,在桃子的店內,寒暑假會迎來客流高峰,平日里,附近的銀行職員或老師也會光顧,多是年輕人,朋友帶朋友。

     

    去年圣誕節,盱眙天氣很冷,零下7度,她本以為不會有什么人,到了晚上,店里店外卻被擠滿,自己差點沒地方站。

     

    桃子在社交媒體發了動態:開家小店的初心也不是賺大錢,但我好好做,大家愿意來,這就很好了。

     

    日雜百貨潮 

     

    雜貨是個很日式的概念,在日本,“雑貨”店指日常生活必備小物件的綜合商店,它不同于國內的小賣部或便利店,是一種建立在生活美學之上的業態。

     

    東京的下北澤被稱為年輕人的淘貨天堂,就是因為這里是有名的“雑貨”圣地,上千家店鋪,從家居好物到趣味玩具,不買也可以逛一天。

     

    如果將這些雜貨鋪投射到更大的行業層面,也很容易發現,它像國內近些年興起的生活集合店,如九木雜物社、The Green Party、番茄口袋等。后者的鼻祖仍然是日雜店。

     

    2020年,日本國內知名日雜專賣店LOFT,在上海美羅城開設1號店,1000平米的店面內,擁有近2萬個SKU,集中于化妝品、文具和百貨等品類。二三十歲、年輕、女性,是其核心顧客層。

     

    LOFT執行董事、海外事業部部長莊野桂一郎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談到,LOFT決定進入中國市場的理由之一,就是感受到了赴日觀光客的消費需求,LOFT的銀座、澀谷店,訪日游客消費額中有一半來自中國。

     

    它的運營密碼是,強大的買手團隊在不斷關注商品的更迭,根據莊野桂一郎的說法,半數商品會不斷替換,不斷有新的企劃提案出現,比如季節、聯名活動。

     

    LOFT官網如此定義自己:

     

    它不是一個以功能用途為賣點、偏重于品種是否齊全的傳統商場,它是傳播時代潮流、注重商品推廣的編輯型賣場。它不僅僅是顧客帶著明確目的進行購買的普通賣場,還是一個即使漫無目的也能發現驚喜,發現感動的體驗式沉浸型賣場。

     

    成立于2020年的集合店番茄口袋,以14~28歲女性用戶為目標客群,目前在北京擁有四家線下店。這家公司單店設置上萬個SKU,會不定期舉辦線下活動,如圣誕爵士音樂派對、畫師簽售交流會等。

     

    其創始人王麗杰曾談到,年輕女性消費者線下可逛空間稀缺,番茄口袋希望提供一個無目的、無壓力的逛街空間。

     

    小型雜貨鋪在二三線與十八線小城迸發,一定程度上說,和大型連鎖生活集合店在一線城市的擴張,沒有本質區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年輕人走入線下,愈發看重體驗的價值,對個性和有趣的需求也從未像今天這般強烈。而這些同為目標消費者的店主們,從自身的需求出發,無意中搭上了這趟列車。

     

    就像莊野桂一郎的觀察:這兩年,人們不再拘泥于大牌商品,而是漸漸關注生活方式、生活感,商場也在全面推出這些主題的店鋪。

     

    不為賺大錢 

     

    事實上,和LOFT、番茄口袋的運營法則一樣,一般而言,雜貨鋪店主們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,也都放在了進貨和選品上。面對一家幾十平米,但有近千個SKU的小店,如何成功運轉,的確不是一件易事。

     

    每個店主都有自己的獨門法則。

     

    位于廣東中山南頭鎮的阿冊雜貨鋪,主要售賣陶瓷、首飾一類小物,一部分從1688等批發網站進貨,還有店主阿冊去國外旅游時帶回的紀念品。

     

    除此之外,店里有特別的DIY手機殼,源于阿冊的一個畫畫夢。手機殼反響很好,后來一些客人也有DIY的需求,為此,她專門開辟了一個角落。

     

    阿冊原本做外貿,后轉型成為一名網文作者,因為對時間自由度要求高,選擇辭職開了這間雜貨鋪?,F在,她白天在店里寫文,偶爾整理貨架,擺擺物件。

     

    阿冊雜貨鋪

     

    在每一個店主看來,雜貨鋪的主要目的都不是賺錢,當然,雜貨鋪本身也并不賺錢。

     

    新零售商業評論接觸到的店主們,前期投入少的也有五六萬,高的則有十多萬元,在運營不到一年的節點里,大多處于收支平衡狀態。

     

    別抱著想賺大錢的想法——店主們異口同聲。

     

    傳統的進銷模式之下,小店賺取的大都是薄利,走量才是正確操作,但雜貨又是精致和獨特的,也因此,日雜品牌LOFT進入中國后,首先考慮的就是摒棄從日本大量進口的方式,轉而發掘國內本土品牌,以降低成本。

     

    不過,年輕人開店這件事,不必用老派思維框住,她們擅長將未來的不確定性視作可能性。

     

    大四學生阿呆,還沒從象牙塔畢業,卻已經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老雜貨鋪生意人了。在廣東惠州,阿呆在一條青年文化街區盤下一間店,除卻日雜產品外,主營香氛。

     

    雜貨鋪的設計風格偏向家居化,店鋪內,餐具或香氛都屬于好看的一類,阿呆認為,無論90后還是00后,大家的消費審美都更在意儀式感了,美好的事物有讓人拍照分享的想法,最終都是為精致感的生活服務。

     

    阿呆雜貨鋪一景

     

    相比學校,阿呆坦言,她更擅長也更熱愛自己的事業。這個98年出生的女孩,在線下實體店之外,還會偶爾出攤參加市集活動。目前的計劃是,順利拿到畢業證后,就會全身心投入小店。

     

    體制內的父母并不支持這份事業,對于他們來說,做生意意味著不可控的風險,于是多次勸說阿呆找份“鐵飯碗”的工作,雙方甚至爆發了沖突。

     

    在阿呆看來,做生意有賺有賠很正常,需要調整好心態,但開店的初衷并不是賺錢,而是收獲經驗和體會,這些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。

     

    “在30歲以前,我可以因為還年輕,有機會去嘗試新的東西,這樣才知道我究竟適合做什么,對未來才有規劃。”阿呆告訴新零售商業評論。

     

    結語 

     

    眼下,在空了整整四個月后,“小綠桃子·解憂商店”的二層終于裝修完畢,成為了一間日式喫茶店,并開始迎接顧客。

     

    在租下這間店鋪時,桃子曾想過二層的利用問題,一度在服裝店和飲品店間徘徊,最終根據樓下雜貨鋪的運營觀察,發覺年輕的男孩女孩們,最需要一個坐下聊天的地方,和朋友商量后,決定改造成喫茶店。

     

    這是一種日式風格的飲品店,為此,桃子還特意學了相關的手藝。當然,她更遠的目標是,能夠依靠這間二層小店,做出自己的原創服裝品牌。

     

    成都的大桔最近在邀請原創插畫師們入駐空間,打造不定期的主題陳列,為的是希望更多優秀的插畫師能夠被大家認識,當然,還有獨一無二的原創合作周邊。

     

    去年,大桔聯合另一家萌萌貓雜貨鋪舉辦了一場公益活動,關注寵物盲盒,所得收入全部用于救助流浪動物。大桔希望這間店鋪還能做更多可以幫助他人的事。

     

    從這些雜貨鋪里,能夠窺見一場年輕人審美消費的變革潮,但更重要的,是這些店主為代表的90后們,在如何生活,如何做出新的人生選擇。

     

    這才是年輕人的故事。

     

    評論

    理解年輕人,也就理解了每間雜貨鋪
    2022-03-14 16:44

    相關內容

   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商業評論網立場。

    原創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,授權事宜請聯系微信“零售君”(lingshoujun2018)或“商評小微”(xmi8607)。

    女女av导航,醉酒真实迷奷系列在线,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无码t
   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nav id="wikug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<xmp id="wikug">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ikug"><tt id="wikug"></tt></menu>
    <xmp id="wikug">